凯发演唱会

时间:2019-11-13 08:52:28 作者:凯发演唱会 热度:99℃

凯发演唱会  我说:“好啊!快点到下次吧。”  趴在阿俊的背上好舒服呀!可是,虽说我身材苗条,但也差不多有一百斤重。背上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够阿俊受的了,我开始心疼起他来。  没走多远,我就说不累了,要求下来自己走。阿俊没有立刻把我放下来,他叫我不用心  最后,还是大伟先醉了,醉得不省人事。我也有些多了,第二天头疼得连课都没上了。几天之后,大伟还要跟我喝白酒。他说,输给一个女人,他窝囊。我叫他别跟我比试了。我家祖传喝大酒,堪称喝酒世家。  我爷爷喝了一辈子,临死前,把我爸叫到他跟前,问我爸,跟他整点白酒怎么样。我爸喝了五十多年,至今不知道什么叫醉。到了我这辈,虽然不常喝,但喝个一斤左右不成问题。  而大伟酒量顶多八两,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可他偏不听,说什么也要跟我再喝一次。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他。  这次,大伟醉得更惨,连路都走不了了。往卫生间去的路上,摔了四跤,几乎是连滚带爬回到座位上的。可刚坐上,就又摔下来。他气得大骂自己是窝囊废。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喜欢上大伟的。他本来有女朋友,因为我分手了。其实,那时我跟大伟之间根本没什么。那个女孩子就是吃干醋,不让大伟跟我来往。  大伟说,我跟他喝了两次大酒,虽然没像他那么遭罪,但也肯定对身体不好,酒大伤身。他怎么能过后说不理人家就不理人家呢。再说,他跟我只不过是一般朋友关系而已,凭什么要限制他。  那个女孩子告诉大伟,他要执意跟我交往,她就跟他分手。大伟一听这话就来气了,他说,他最讨厌别人(尤其是女人)要挟他。他还不跟她处了呢。这样,我俩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恋人。  大伟祖籍黑龙江,属典型东北男人,脾气暴燥,大男子主义。但有时,他又非常会心疼人。有一次,我感冒了。我这个人一感冒就发烧,脸烧得通红,就好像得了多严重的病似的。其实吃上感冒药就没事了。可大伟非要带我去医院不可,医生跟他说只是感冒,吃点药就没事了。  他还跟人家急了,说人家没有职业道德。病人烧得这么厉害,还在那不疼不痒地。气得医生赶忙开了张单子,叫我马上住院。  他却一下子高兴起来,说就该住院。那位医生见他真要住院,就收回住院单,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我最多需要打一针,实在没必要住院。  在医院打完点滴之后,他没让我回去,说他不放心。我去了他家。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俩有了那个事。在床上,他很懂得如何照顾女人,我也因此离不开大伟了。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梁老师的母亲煲了鸡汤,叫我过去吃饭。以前,我们有这样的约会都是提前打好招呼。  这次,梁老师事先根本没对我说起过。晚上我正在酒吧时,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当时,大伟就坐在我旁边。我非常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伟奇怪地看着我。梁老师在电话那头还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在图书馆看书,他要过来接我。慌忙之中,我顺嘴说了句不用他接,我自己打车过去。  大伟用怀疑的眼神不高兴地问我是不是哪个追求我的人。我说不是,可又说不明白到底是谁。他生气地叫我呆在那儿别动,哪儿都不许去。  我只好乖乖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梁老师又打来电话,问我走到哪儿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我支支吾吾地告诉他马上就到。就在这时,大伟的一帮朋友走进来,大伟赶忙过去招呼他们。我趁机溜了出去。  到了梁老师家,他正在楼下站着,急得团团转。因为我把手机关了,他打不通我的电话。那顿饭吃得很难受。虽然梁老师的母亲没说什么,但梁老师觉得脸上挂不住,因为菜已经热了好几次了。  吃完饭,梁老师的母亲说,太晚了,叫我别回学校,在他们家住下。我不同意,我想回酒吧找大伟。

凯发演唱会

  一  “阿俊!阿俊!”  阿俊浑身是血、血肉模糊,我拼命想抓住他。他满脸泪水,用无奈又无助的眼神远远望着我。我像疯了一样,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试图把他留下来。而他的身体,却慢慢飘去,王朔

   玫瑰烟斗 >> 第八章  “小朔,你是不是糊涂了?你不是说,阿俊是你未婚夫吗?怎么又说他本来是你的哥哥?”  我认真解释道:“我没糊涂。妈妈在得知自己得癌症以后告诉我们,我和阿俊并不是亲兄妹。实际上,阿俊只比我大几个月。因为,妈觉得阿俊自己太孤单。所以,从孤儿院里领养了我。”  丁尔晟点点头:“我明白了。那么,你当时几岁呀?还记得吗?”  “什么都不记得,我还不到三岁呢。阿俊也不记得。”  丁尔晟又问道:“你母亲是什么时候生病的?”  我想了想说:“是我和阿俊上大二的时候。”  丁尔晟轻声说:“噢,我明白了。为了爱情,你养母一辈子都没结婚,一个人带着她和恋人的孩子阿俊生活。后来,又领养了你。是这样吧?”  我点点头。丁尔晟又说了一句话,但我没听清,因为我好像睡着了。  到宾馆门前,丁尔晟把我叫醒,他让我赶紧上去休息。他说,明天上午他需要处理一些业务,准备在下午带我去杜甫草堂和五侯祠。  我好高兴!想不到我的成都之行真的因为有了他而更加快乐。我有些忿忿不平地想:谁说成都男人假打?丁尔晟对人多真诚呀!  杜甫草堂虽然不是很大,但这里却像花园一样美丽,建筑风格古朴典雅。除一些游人以外,我看到对对情侣,或坐在石凳上聊天,或在幽静的小路上漫步。  从杜甫草堂出来,我们又来到武侯祠。可以说,此前对此我知之甚少。它是由惠陵陵园及刘备、诸葛亮等蜀汉君臣合祀祠庙组成的。  走完这两个地方已到了晚饭时间。丁尔晟告诉我,来成都一定要品尝一下这里的火锅。结果,没吃上几口,我就被迫把筷子放下——太辣了。我吃不了辣的东西,虽然丁尔晟只点了个微辣。  丁尔晟立刻叫小妹给我换了清汤,里面是没有辣椒,可它却麻得很,这种麻比辣还难受。我忍着这种难受,一直坚持到最后。因为我不想叫丁尔晟为难。我想,如果我吃不好,他也不会吃得开心。  第二天,丁尔晟陪我去了“童话世界”九寨沟。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关于九寨沟的传说:很久很我以前,剽悍的男神达戈用风云磨成一面宝镜,想送给心爱的女神色膜。  不料,魔鬼插足,女神不慎打碎宝镜,碎片散落到川北的崇山峻岭之中,变成114个晶莹的海子(湖泊),形成“梦幻仙境”——九寨沟。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有仙境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一定是九寨沟。这是一个佳景荟萃、神奇莫测的旷世胜地;是一个纤尘、自然纯净的“童话世界”;以海、叠瀑、彩林、雪峰、藏情,被誉为“五绝”,水乳交融,尽善尽美。  有一句话是:黄山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的确如此,九寨沟的精灵就是水。湖、泉、瀑、河、滩,连缀一体,飞动与静谧结合,刚烈与温柔相济,千颜万色,多姿多彩。  高低错落的群瀑高唱低吟;大大小小的群海碧蓝澄澈,水中倒映红叶、绿树、雪峰、蓝天。一步一色,变幻无穷;水在树间流,树在水中长,花树开在水中央。这里不愧被称为“中华水景之王”。  九寨沟的山,剔透神奇,蓊郁缤纷。这里正处于南北植被过渡地带,针叶阔叶种类繁多,交相辉映。浓荫蔽日的森林中栖息阒大熊猫、金丝猴、白唇鹿、牛羚等珍稀动物,是“天然的动物园”。  勤劳的藏族人民在这里辛勤劳作、创造。飘动的经幡、古老的水磨坊、迟缓的牦牛……这一切融化在奇山异水、蓝天白云之间,真可谓“天上合一”,使人羽化登仙。  难怪妈妈和那个大学生会在这里一见钟情、难分难离更难忘,为了忠于他们的爱情而终身未嫁。如果,阿俊来到这里,会不会也有同感?王朔

  我立刻点头:“想!”  “那你就要好好学习,妈的最大心愿就是咱们俩一起考上大学。如果妈的愿望真能实现,我一定带你去西湖。”  “你说话算话吗?”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阿俊,有点不敢相信他的话,我追问道,“是真的吗?”  “当然!”阿俊帮我把书包挎在肩上,“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话不算话了?”  我想了想,阿俊是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我伸出小手指,高兴地对他说:“那你跟我拉勾,好吧?”  “好!”  阿俊也伸出小手指,我俩异口同声地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  我和阿俊高高兴兴回到家里。以前我习惯在吃完晚饭以后才开始写作业,但从那天开始,我要求写完作业再吃饭。妈一头雾水地看着我,又看看阿俊,不知我在搞什么名堂。阿俊附在妈的耳边,低声嘀咕几句。  妈立刻眉开眼笑地说:“只要我的女儿、儿子一起考上大学,别说想去西湖,就是想去西藏,或者别的任何地方,妈都大力支持。”  “可是妈,你又要供我们上大学,又要给我们旅游的费用,你有那么多的钱吗?”  听了我的话,妈莞尔一笑:“小朔,这个你不必担心。妈的钱呢,不仅供得起你和阿俊上大学、旅游,还够你们将来结婚用的。等你们自己能挣钱的时候,我就不管了。你放心吧,啊?”  结婚?呵呵?我和阿俊谁会先结婚呀?他会跟谁结婚?我呢?我会跟谁结婚?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吗?不,我不跟别人结婚,我要跟妈、跟阿俊三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  见我在发呆,妈又说:“小朔,马上就要上中学了,你不能像现在这样整天想着玩。你看阿俊,整天书不离手,手不离书的。你的理想不是要当作家吗?那就得多看一些书。”  我觉得妈说得有道理。我对妈说:“妈,你等着瞧吧。现在是阿俊总拿第一名,我最好成绩才排第三。但到了中学以后,可就指不定谁比谁好了呢?”  妈高兴地说:“哎哟!我们家小朔这么有决心,这可太好了。阿俊,你跟小朔写作业吧,妈再去做个菜,做个小朔爱吃的冬瓜虾仁。”  阿俊冲我伸出大姆指,鼓励我说:“小朔,我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肯定会比我学得好!”  “当然!”我自信地说,“咱俩比赛吧?”  “好!一言为定。”  我和阿俊再次伸出小手指,异口同声地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  ……  我突然睁开眼睛,听见自己在说“拉勾上当,一百年不许变”,并且,我的小手指伸出来,正在等着拉勾。  我现在经常梦见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不知道阿俊会不会跟我一样,也在情不自禁地回忆过去?  我慢慢从床上起来,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冲了个热水澡以后,还是觉得头沉。我重新回到卧室,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再次渐入梦乡……  阿俊兴奋地跑进来,大声说道:“妈,小朔,你们快来看。”  我先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把从阿俊手里夺过大学录取通知书,高兴地说:“祝贺你!”  “怎么了?”妈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激动地说,“是不是阿俊也考上大学了?”  “是!”我抢着说,“妈,阿俊和我是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不在同一个系,他是建筑设计。”  “很好!你们俩一个学文,一个学理。”妈眼里闪着泪花,把我和阿俊搂在怀里,“孩子,妈为你们骄傲!”  又可以跟阿俊一起上学放学,我很开心。我突然想起,妈曾答应等我,等我和阿俊考上大学就让我们一起出去游玩的事。  我对妈说:“妈,我和阿俊都已经拿到录取通知书了。现在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还记不记得你老人家答应过我的事呀?”  于正为忧伤地说:“一个正在疗养院疗伤的病人。”  我轻声说:“还好。因为肯定不是心灵上的伤,否则,那种地方是治不好的。”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我,我发现他的眼神有点像费翔,明亮而又深邃。我们没再说什么,默默走了一会儿,于正为看着远处对我说:“晚餐开始了。我们边吃边聊吧。”

  我不想让怡心误解阿俊对我的感情,我替阿俊申辩道:“并不是他不爱我了,而是,而是他突然走了。”  “走了?”  我点点头,费力地说:“他突然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来这里找他。”  我渴望他抱抱我,亲亲我。我想体验年轻男人的体温,感受年轻男人的爱抚。我并没想跟他走进“伊甸园”。这就是我经常对他想入非非的全部理由。  我想,他应该读得懂我的心思。而且从他的眼神中,我读出了他探询的目光。  也许,有些事情是注定不会发生的。就在我试图用眼睛向小刘表”私企老板”我对他的

凯发演唱会

  见我点头,她擦了擦眼泪,接着对我说:“我听说,只要夫妻虔诚到这里四礼八拜九叩首,拜上一拜,奇迹便会出现:夫妻感情好的,会好上加好;不好的,会前仇消散,和好如初。”  我问她:“可是,光你一个人来有用吗?”  她无奈地说:“我实在没办法,求个心理安慰吧。你为什么也是一个人?”  “我?因为我未婚夫失踪了。”我伤感地说,“我来这里找他。”  “真是不幸!”她同情地看着我,“如此看来,我还比你幸运一些,至少我们家那口还在。”  我们一边往田家台方向走,一边聊了起来。也许是她急于找人倾诉吧,她竟自己主动跟我聊起她的家庭、婚姻、事业,以及来这的目的。  二  我没上过大学,高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从湖南到北京打工。在一家文化公司做饭,这家公司专门做书的生意,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不太爱说话,但人好,对我们很宽容。  搞发行的小张不会要帐,常常是她一开口结帐,人家就要跟她退货。所以,公司外面欠款很多。没办法,老板只好对小张说,如果她再不能把帐清回一部分,她就只能自动辞职了。  为这事小张很犯愁。在我们几个职员吃中饭的时候,有一个编辑对小张说,林芳(我的名字)能说会道,为什么你不叫她帮你呢。小张竟然信以为真,非缠着我替她要帐不可。还说,如果我能把欠款清回一部分来,她给我提成。  我开玩笑对她说,那我们就签个合同,免得你日后说话不算数。大家跟着起哄,没想到,小张真把这话当真了。她立刻拟了一份合同,叫我在上面签字。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每天,小张替我买菜做饭,我开始像她一样出去清帐。我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忍辱负重。不管别人说什么,甚至有的人知道我是做饭的,对我冷嘲热讽,我都不去计较,只说一些让人家听了心里舒服的话。  没到一星期,我清回来三十多万块钱。别说小张和同事们,就连我们老板听说这件事之后,都对我刮目相看。他说,我是做生意的料,叫我给他们做饭可惜了。  结果,老板开始正式叫我负责发行,小张理所当然地干上了我的活。可以说,一句玩笑话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我在公司整整干了六年发行。  对出版这一行,我已经摸索得差不多了。于是,我想自己办公司,给自己当老板。我们老板非常赞成我的想法,他还鼓励我有这个能力。  在老板和朋友们的大力支持下,我的公司终于成立了。从一开始,我就非常顺利。我的运气很好,可以说,我是一路顺畅走过来的。我把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都用在了公司的发展上,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  实际上,这期间也有人给我介绍过男朋友。可我这人的自然条件你已经看到了,长相一般,身材一般,方方面面都极其一般。虽说现在老了,可年轻时也不比现在强多少。所以,我看上的人,都看不上我;太不像样的,我又觉得对不住自己。  如此恶性循环,直到三十岁了,我还没有男朋友,更别说结婚生子了。其实,那时候,我私下里也挺着急的。我虽然赚了不少钱,可对女人来说,事业是可有可无的(我一直这样认为),找一个好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我黯然神伤的时候,我公司重新聘用了一个搞排版的,叫林定,跟我一个姓。这个男孩儿才刚刚二十岁,但很会说话,也很聪明。其实他是属于那种油腔滑调的人,可我当时却看不透这点。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和丁尔晟开始爬山。不一会儿,天空下起了小雨,峨眉山的景色因此更加美丽。山中香烟弥漫,佛音缭绕,千岩万壑,苍翠欲滴,飞瀑流泉,逶迤多姿;后山巍峨挺拔,峭壁千仞,云翻浪滚,雄险惊心。  我对丁尔晟说:“明人方孝孺的《宿峰顶次济定韵》一诗描绘了金顶绝色。人们也常说:到峨眉山不到金顶,等于没有到峨眉山。对这样吗?”  丁尔晟点点头。他说:“是的,人们认为金顶是峨眉山的象征。还把峨眉十景之冠的‘金顶祥光’看作是峨眉山的精灵。‘金顶祥光’包括四大奇观:云海、日出、佛光和圣灯。它们自古为世人所神往、迷恋。”  我问道:“云海? 这里的云海一定很美吧?”  “当然了。晴空万里时,白云从千山万壑冉冉升起,顷刻,茫茫苍苍的云海,雪白的绒毯子一般平展在地平线上,光洁厚润,无边无涯,似在安息、酣睡。有时,地平线上是云,天空中也是云,人站在两层云之间,极有飘飘欲仙之感。”  我的腿又开始疼了,我只好停下来。丁尔晟笑着说:“我看你身体好像不太好?这样吧,我们去坐缆车,到金顶看云海。”  我确实走不动了,只好点头同意。坐缆车到达山顶后,突觉山风乍起,只见云海飘散开去,群峰众岭变成一座座海中的小岛。  这时,忽觉云海又汇聚过来,千山万壑被掩藏得无影无踪。就这样,云海时开时合,恰似“山舞青蛇”,气象雄伟。风紧时,云海忽而疾驰、翻滚,忽而飘逸、舒展,似天马行空,似大海扬波,又似雪球滚地。  最壮观的是,偶尔云海中激起无数蘑菇状的云柱,腾空而起,又徐徐散落下来,瞬息化做淡淡的缕缕游云。  我感叹道:“南宋范成大有诗惊叹这变幻的云海:明朝银界混一白,咫尺眩转寒凌兢。天容野色倏开闭,惨淡变化愁天灵。”  丁尔晟接着说:“范成大还把云海称作‘兜罗绵世界’(兜罗:梵语,树名)。”  我们情不自禁沉浸在云海的世界里。丁尔晟问我是不是有点冷了。他说,山上山下的温差很大。他要把他的大衣脱下来给我,我赶忙谢绝了。  这里尽管山风很大,气温很低,但我真的没觉得有多冷。虽然丁尔晟不是阿俊,但是跟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很开心。我喜欢跟他说话,也喜欢听他说话。  丁尔晟告诉我,名列峨眉山十大胜景之首的“金顶祥光”,又称佛光。据说,佛教界以为它是佛陀眉宇间放出的光芒。每当雨雪初霁,斜阳西照在金顶周围如毯的云海上,云端往往会显现出形态不同的七色光环,光环中还会映入游人的身影,人动影随,交映成趣。  看完去海,我们乘缆车回到山下。丁尔晟有些遗憾的说,我们应该去看看猴子。我问他有多远,他说没多远,十几分钟就差不多到了。我说,那我们就去吧,我可以的。  到了目的地以后,我兴致勃勃地跟猴子照了好多张相。有一个野蛮猴要抢我手里的那袋花生米,幸好丁尔晟帮我及时把袋子扔给它,否则,我非遭到猴的袭击不可。  再次往回走的时候,我并没觉得累,因为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吸引着我。我们走走停停,每到一处小吃亭子,丁尔晟都耐心给我介绍,让我挨个品尝。听我说土豆串好吃,他索性给我买了十串,让我足足吃到山下。  在返回市区途中,尽管我一再坚持,还是又累又困忍不住打起了瞌睡。丁尔晟把座椅摇下来,让我躺得更舒服一些。  我晕呼呼地说:“哥,你真好!”  丁尔晟奇怪地看着我,笑着说:“为什么叫我哥哥?”  我问苏小蒙:“你和你老公两地分居几年了?一直是你自己带孩子吗?”  苏小蒙叹息一声,轻声说:“我对杭州有很深的情结。实际上,我没结婚。而且,我的孩子还没出生,我找不到孩子的父亲。”  我大惊失色,怔怔看着她——找不到孩子的父亲?我听错了吧?我结结巴巴地说:“你……说什么?”  “当时我喝多了酒,跟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有了那种事。结果,我怀了孕,可现在却找不到跟我亲密接触的那个人。就这么简单!”  我惊讶地说:“这怎么可能呢?”  “小朔,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苏小蒙凄惨地一笑,“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想。”我真诚地说,“希望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苏小蒙的声音淡淡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二  三四个月前,我的好朋友紫珏,在网上约了一些网友,算我在内,一共有二十人。我们从四面八方来到杭州,在西子湖畔,大家开心地聚在一起,赏景、喝酒、聊天。  当初,紫珏举办这个聚会的本意也只是赏景、喝酒、聊天。由于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刚开始时有一些拘束。可是喝到后来就变了,要不怎么说“酒是色媒人”呢。  有一个叫“地平线”的男人,提议玩一种猜谜游戏,猜对的人,可以向任何人提出问题;反过来,没猜对的人,回答别人提出的问题。无论如何,回答问题必须发誓说真话。而且,所有的问题不许重复。  游戏开始。地平线猜对了第一个谜语。他首先向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第一次跟男人上床是什么时候?这个男人是干嘛的?现在是否有联系?  地平线问完之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我非常难为情,可我已经发过誓要说真话了,我不能撒谎。所以,我只好小声说,我的第一次是在十九岁。那个人是做生意的。现在没有任何联系。  大家认为我很前卫,但对我的回答不过隐,要求我说得再细一些,让我说出当时用的是哪种方式。我说,时间太久,更多的细节已经记不得了。  就这样,我勉强过了这一关。接下来,有人问一个叫寂寞的男人:最近的一次性经历是在什么时候?回答是三小时以前。  秩序立刻大乱。大家激动得直拍桌子、吹口哨。因为这个时间刚好是在我们聚会之前。当寂寞被问道对方是谁的时候,他不肯说出来。  地平线严肃地提醒寂寞,他是发过誓的。寂寞被逼无奈,只好说对方就坐在他身边。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已是满脸通红。  这两个问题之后,气氛渐渐活跃起来。无论是提问还是回答,都变得大大方方、像聊家常一样随意。游戏仍在继续,五个人的问答依次是这样的:  (一)  问:你有过意淫吗?  答:有过。  问:意淫对象是谁?  答:我姐夫。  问:原因是什么?  答:他自己说有过好多女人,最小的十六岁,最大的四十五岁。  问:跟你姐夫有过事实吗?  答:很遗憾没有!  (二)  问:你对自己的性生活最满意的是哪一次?  答:十八岁生日那次。  问:对象是谁?  答:我姐的女友。  问:那是你的第一次吗?  答:是。所以是最难忘的。  问:请具体描绘一下。  答:那个女人比我大九岁,是个模特,不是很漂亮,但身材很好,身体素质高。她很有耐心地教会我如何变成真正的男人。  (三)  问:每天你什么时间最有激情?

关于凯发演唱会跟凯发演唱会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凯发演唱会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batianwang.topljll21cu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